数字贸易风正起,这些川企在生意场上“四两拨千斤”
来源:四川日报发布时间:2022-03-23阅读:
  


  由于数字化大大降低了国际贸易成本,提高了服务的可贸易程度和贸易效率,因此数字贸易已逐渐发展成为国际竞争新赛道
  四川正快马加鞭,在强化数字贸易宣讲推广、对标推动制度规则开放、做强数字产业全要素支撑、发挥平台主体功能等方面发力
  数字经济迅猛发展,数字贸易也越来越多地影响着经贸格局。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数字贸易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列入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之一。一种声音认为,抓住数字贸易,就是抓住了中国外贸趋势。
  什么是数字贸易?四川在这方面能做什么?□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碧红

探市
  拓宽渠道跨境电商让世界更小、生意更大
  数字贸易通过数字技术和数字服务带来各领域颠覆性创新,催生了大量贸易新业态、新模式,“跨境电商作为数字贸易的初级阶段,已经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。”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介绍。
  世界更小、生意更大。自成都宝妈乐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力跨境电商以来,这句话就变成了该公司运营总监邱声志心中的信念。
  今年元旦和春节期间,该公司自有线上平台销售额轻松破亿元。“公司抓住跨境电商高速发展的风口,以‘线上线下展示推广、线上销售’以及开设O2O连锁门店的方式,全面布局跨境电商母婴进口细分领域市场。”邱声志介绍,跨境电商改变了四川外贸需要沿边靠海的历史,让公司有了“超车”的可能。
  在四川嘉泓达纺织品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,一条条自动化生产线上,纺织原料正被快速生产成不同产品,它们还未被运出车间,就早已被海外经销商订购一空。
  “经过3年发展,2020年公司外贸销售就已经破亿元,但经历疫情后,因为销售渠道过于单一,销售有所下滑。”该公司负责人徐亮说。
  2020年8月,公司积极投身跨境电商蓝海,开启第一个纺织品国际站平台,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多元化发展。截至去年底,该纺织品平台销售额超2000万元,预计今年可实现翻番。徐亮透露,下一步还将着手注册各区域海外商标,建立海外仓,增加独立商城等,并通过社媒等渠道进行市场拓展。
  省商务厅的统计数据显示,2021年全省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700.9亿元,是 2016 年的 35 倍,同比增长53.8%。全省共有6个国家级跨境电商综试区,数量位居全国第五位、中西部第一位。在累计超过3000家的各类市场主体实践带动下,直播电商、跨境电商等数字贸易形式正成为外贸发展生力军。

技术赋能 数字藏品引热潮,传统产品也变脸
  日前,由德阳文旅大健康集团下属四川三星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行的《三星堆·荣耀觉醒》第四期数字藏品(NFT)正式上市。和前三期数字藏品一样,本期藏品开卖10分钟内就被一抢而空。一张虚拟的小卡片上,画着各种由三星堆文物元素延伸而来的动漫人物,每个角色就是一个数字藏品。
  “在互联网中,利用区块链技术,这些数字藏品具有唯一性和不可篡改性,所以每个玩家都能拥有独一无二的三星堆文化元素符号,当凑齐一定数量后,这些符号就能自动生成一个完整的数字文创产品,玩家可以进行二次交易。”德阳文旅大健康集团执行董事、总经理蒋春霞介绍,自去年12月以来,该数字藏品已发行4期,共计8万张。
  通过创新数字产品,将实体文物转变为视讯流量,《三星堆·荣耀觉醒》系列顺应消费产业数字化的发展趋势,成功掀起三星堆古蜀文化消费热潮。目前,该公司相关数字产品及周边消费达到千万元,消费群体覆盖全球。
  不只是数字化产品,不少领域也正依靠数字技术实现附加值提升,拓展数字贸易市场。
  马赛克作为传统的内装饰材料,在不少人印象中还是一个个整齐划一的彩色小方块。然而,随着人们生活品质的提高,传统马赛克已经不再符合现代高端消费群体的需要。
  “公司有好的创意和设计,但是必须依靠数字化技术才能实现。”成都再建国际董事长黄永建介绍,该公司在国内首创3D水刀马赛克,利用水刀工艺切割出来一种具有3D效果的马赛克产品,远远看上去,具有非常立体的视觉效果。
  如今,这家成都本土企业借助数字技术生产具有高附加值的马赛克,成功打开了海外高端市场销路,销售网络覆盖全球80多个国家,年出口额高达亿元。“目前,订单早已排到下半年。”黄永建说。

解码
  为什么火?数字贸易渐成国际竞争新赛道
  据2021年发布的《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》,2020年47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2.6万亿美元,同比名义增长3%,占GDP比重为43.7%。其中,美国数字经济继续蝉联世界第一,2020年规模达到13.6万亿美元;中国位居世界第二,规模为5.4万亿美元。而从增速看,中国数字经济同比增长9.6%,位居全球首位。
  “由于数字化大大降低了国际贸易的成本,提高了服务的可贸易程度和贸易效率,同时通过不断增加数字产品、数字服务和数据资产等的交易种类和数量等,进一步扩大了国际贸易的规模、范围,因此数字贸易已逐渐发展成为国际竞争新赛道。”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经济系教授韩文龙分析。而更重要的是,数字贸易让数百万的中小企业,甚至个人都可以直接参与到国际市场,从事跨境业务。
  国内竞争也十分激烈。据了解,目前国内一些数字经济发展基础较好的省(市)已在数字贸易领域开展了系列探索,比如,2021年12月浙江就率先出台了《关于大力发展数字贸易的若干意见》,系全国首个省级层面印发的数字贸易指导性文件。
  2021年6月《中国区域数字贸易发展竞争力评价报告》显示,国内数字贸易竞争力指数呈现出由东部沿海地区到中部地带、再到东北地区和西部地区依次减弱的趋势,全国十强包括广东、江苏、浙江、山东、北京、上海、安徽、湖北等省(市),四川则位居全国第十三位。

如何发力?加快推进贸易数字化和数字化贸易
  2022年一开年,国内各地纷纷提出目标:北京,积极打造数字贸易示范区;上海,要加快构建链接全球的贸易投资网络;广东,要启动建设大湾区全球贸易数字化领航区;江苏,要以智能化改造、数字化转型作为重要抓手,培育一批智能制造示范工厂;浙江,要推进类脑智能、量子信息等未来产业发展,推行跨境电商、海外仓等新业态;山东,将出台数字贸易创新发展实施意见……
  四川也在快马加鞭。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,四川正积极推进数字产业集聚发展,打造培育数字贸易新平台,推动跨境电商、数字服务贸易联动发展。2021年全省数字贸易额首次突破千亿元。
  “四川在数字贸易领域已经具备了抢跑的条件和要素。”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研究员周念利表示,2019年四川被纳入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后,次年3月成都获批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,一个月后成都天府软件园又获批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,都成为各类政策措施落地的有力承载点。
 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四川存在加工贸易占比较高、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大而不强、数字贸易基础设施建设不足等问题,数字贸易发展仍需下大力气。
  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,下一步将在强化数字贸易宣讲推广、对标推动制度规则开放、做强数字产业全要素支撑、发挥平台主体功能等方面发力。
  韩文龙也建议,加快推进贸易数字化和数字化贸易。重点打造数字贸易龙头企业,政府要全方位为外贸企业提供数字贸易的服务保障,鼓励企业实现生产方式、贸易方式和全价值链的数字化转型,支持和引导外贸企业和数字贸易平台加强合作;不断做强做优数字经济核心产业,鼓励、引导和支持从事数字产品、数字服务、数字资源和数据资产等行业的数字企业积极参与全球数字贸易。
  值得注意的是,数字贸易监管体系仍处于初探阶段,贸易实践已远远走在了制度规范的前面。“应当加快建立多元共治的数据要素市场治理和监管体系,完善市场监管和反垄断执法,明确数据要素市场各方主体的数据安全法律责任,大力推动数据安全技术在数据流通中的作用,促进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等。”韩文龙建议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